我要參展 企業搜索 網上展覽 互動展覽 頭腦風暴 智庫 chain
最新播報:
中國先進制造業企業綜合競爭實力展示及產品供銷一體化服務平臺

網站首頁 > 首頁廣告
最受參觀者歡迎的企業
說明:

最受參觀者歡迎企業是參觀者根據該公司門戶網站(商城)的內容完整性,詳細程度,可信性等指標進行綜合投票選舉,網站數據庫系統自動產生。這些企業將獲得機械及裝備制造業網上博覽會網站免費附贈三個月的宣傳推廣期。中機網博會誠望各注冊參展企業認真完整填寫參展資料,最大限度降低企業信息化建設成本。我要參展



虛擬現實逐漸融入現實
作者:中國制造業博覽 更新時間:2015年01月15日
 

   中國制造業博覽(www.zowvgx.tw)是為機械及裝備工業、汽車及零部件行業、電子信息制造業、節能和環保行業、新能源行業、新材料行業及生產性服務業等先進制造業: 提升企業管理水平、削減銷售費用、創造空前商機、構建企業正能量、實施企業問題專家接地氣服務,提高企業綜合競爭力服務的最有價值的大型綜合在線展覽門戶。    
說一千道一萬,不如一“”展覽!

塞瓦斯托波爾號的貨艙里黑漆漆的,十分嚇人。我行走在一堆堆的板條箱中間,一點響動頓時讓我的心跳到了嗓子眼。我告訴自己,那只是水滴聲。

其實我不該害怕,因為我知道這不過是一款電子游戲——根據《異形》(Alien)系列電影改編而成的游戲《異形:隔離》(Alien: Isolation)的演示版。但我戴著名為Oculus Rift的虛擬現實頭戴設備,游戲畫面充斥整個視野。當我扭頭四顧,游戲里的世界也跟著轉動。這種感覺太真實了,就好像真的行走在一個太空站里,身后有一只異形尾隨,正如電影里的西格妮·韋弗(Sigourney Weaver)那樣。這一切實在太真實,太可怕了。

又是一聲響動,我轉過頭,看到一扇沉重的防爆門悄然打開。出現一只雙足行走的異形,不斷靠近并抓住我,朝我張開了血盆大口。我嚇呆了,下意識地發出驚慌的尖叫聲。這時,我聽到身后傳來笑聲(這次是來自現實世界的)。原來,Rift的創造者、憨厚可愛的帕爾默·勒奇(Palmer Luckey)一直在偷偷地看著我。“沒堅持多久啊。”他笑道。

從小時候開始(也并不算很久以前),勒奇就在為這樣的游戲做準備。16歲時,他開始制作虛擬現實頭戴設備;19歲創建自己的公司,取名Oculus VR;21歲時,他將這家公司以20億美元的價格賣給了Facebook,盡管當時該公司幾乎沒有收入,就連一款商業化產品也沒有,有的只是原型機。現在,前幾代科技工作者努力嘗試而無果的目標——將虛擬現實帶給普羅大眾,就要被年僅22歲的帕爾默·勒奇實現了。

如果你心存懷疑,可能是因為你沒有用過Rift。親身體驗過Rift的人往往都會成為其狂熱的愛好者,并受到啟發,開始思考如何讓虛擬現實在游戲以外的廣闊領域發揮作用,進而改變世界。在收購這家公司后,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將Rift稱為可以與電話和電視相媲美的全新通信平臺。相比于Instagram本就不斷壯大的用戶基礎,以及WhatsApp已然行之有效的營收模式,從很多方面來看,這都是Facebook最大膽的一次收購。

“我們相信,這種沉浸式增強現實終有一天將融入數十億人的日常生活。”他在Facebook上寫道,“通過身臨其境的感受,你可以與親朋好友分享不受現實世界約束的空間和體驗。”

虛擬現實的應用范圍可以涵蓋每個行業。試想一下:你根本不必去辦公室,因為通過虛擬現實眼鏡,在家就可與同事進行面對面的交流;在虛擬的零售店里,你可以用自己的身體模型試衣,看看是否合適,再行購買;醫生可以在沉浸式醫療模擬中進行手術練習,從而不用讓患者擔任何風險;虛擬課堂匯聚了來自全球各地的學子,教育性重演讓他們可以親眼看到歷史的展開。諸如此類,不勝枚舉。邁克爾·奈馬克(Michael Naimark)是蘋果(Apple)、盧卡斯影業(Lucasfilm)和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MIT Media Lab)的資深人士,常對虛擬現實持懷疑態度的他現在卻說,“我接受現實了——虛擬現實頭戴設備大有可為。”

這個顛倒眾生的玩意,也令勒奇頗有些暈頭轉向。據福布斯估計,Facebook收購Oculus VR的交易,使還卡在合法飲酒年齡的勒奇收獲了逾5億美元的凈資產。歷來還沒有哪個人如此年輕就掙得如此龐大的一筆財富,就連扎克伯格本人也不至于此。而今年,勒奇要開始證明自己物有所值了。

而通往這個新世界的道路,其起點依然是那個締造了諸多現代成功故事的地方:加州的一個車庫。這一點著實老套,但帕爾默·勒奇既不是努力奮斗的斯坦福畢業生,也不是逃離互聯網泡沫時代的“難民”。當年他只是個醉心虛擬現實的青少年,父親是長灘的一名汽車銷售員,母親是家庭主婦。

父母讓早熟的勒奇和他的三個姐妹在家接受教育。在這個過程中,他們鼓勵子女追求自己的愛好。

勒奇學習了意大利歌劇,還學會了做貢多拉船夫為游客唱歌的本事;他也學過打高爾夫,直到被另一個小孩用球桿擊中臉部,導致下巴骨折,并留下一條深深的疤痕,使他擁有了繼脫口秀主持人杰·雷諾(Jay Leno)之后洛杉磯最具特色的下巴。他還擅長很多完全不同的話題,頗為博學。一天下午,當我們走過一家麥當勞餐廳時,他說:“麥當勞的牛肉是百分之百的牛肉,沒有填充料。唯一不是牛肉的東西是1%的鹽和胡椒。普通的漢堡和薯條卡路里更高,含更多脂肪。”

但是,到了青少年時期,勒奇開始把幾乎所有的空閑時間都用在了電子游戲(《時空之輪》和《GoldenEye 64》是他特別喜歡的兩款游戲)和科幻電影(《黑客帝國》和《異度空間》)上。這兩個愛好共同把他引上了一條道路。“虛擬現實在各種科幻題材中大量出現,即使你對虛擬現實不是特別感興趣,但如果你是科幻愛好者,那么你最后都會對此深有了解。”勒奇說,“我就是個例子。從小到大,我一直覺得虛擬現實非常酷,我曾認為它肯定存在于某個秘密的軍事實驗室里。”

沉浸式計算機顯示的想法可以追溯到上世紀60年代。早期的虛擬現實原型機非常原始,塊頭又大,而且價格昂貴,主要用于政府和軍事用途,比如空軍的飛行模擬器。上世紀80年代的個人電腦浪潮點燃了人們對小型消費級頭戴設備的希望,并啟發了有關虛擬世界的藝術作品,從1984年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的科幻小說《神經漫游者》(Neuromancer)開始,在1995年十幾部相關電影上映時達到高潮,其中包括《非常特務》(Johnny Mnemonic)和《末世紀暴潮》(Strange Days)。

然而,電影固然賣座,虛擬現實產品卻不見蹤影。有時是過高的成本把它們扼殺在了搖籃中:上世紀90年代初,孩之寶(Hasbro)投資至少5,900萬美元,耗時三年多研發一款名為家庭虛擬現實系統(Home Virtual Reality System)的游戲機和頭戴設備,最終還是放棄了該項目。不過,虛擬現實產品的失敗更多還是因為技術問題。1996年,任天堂(Nintendo)發布了售價180美元的電子游戲機Virtual Boy,但是這款游戲機主打的三維畫面卻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它的紅色單色顯示器、低分辨率和振動鏡片會引起頸痛、眩暈和惡心。結果,任天堂只賣出了不到80萬臺。

到勒奇十幾歲的時候,這一切都已成為久遠的歷史了。越來越好奇的他利用eBay進行“考古挖掘”,在網上搜尋人們出售的過時和被遺棄的虛擬現實設備。他逐漸積累起了一批數量可觀的藏品。有一次,他以87美元的價格買到了一臺原價9.7萬美元的頭戴設備。為了給這份事業提供經濟支持,他自學了基本的電子學知識,購買故障iPhone修好后再次出售,通過這個方法掙了3萬美元。

從那些失敗的殘骸中,勒奇創造出了新的東西。“我對現有設備進行大幅改裝,換用新的鏡頭,把一臺設備的鏡頭換到另一臺設備上。”他說,“我做了一些很爛的東西出來。”但久而久之,他做得越來越好。2009年,17歲的勒奇入讀當地的加州州立大學長灘分校,學習新聞學(那么多專業偏偏選了這個),空余時間則用于打造定制的PR1,也就是1號原型機。

2011年夏天,他在虛擬現實先驅馬克·博拉斯(Mark Bolas)的南加州大學實驗室里找到了一份兼職工作。“沒有馬克,就不會有Oculus。”使“虛擬現實”這個詞語普及化的計算機科學家杰倫·拉尼爾(Jaron Lanier)如此說道。博拉斯和他的學生們花費多年時間改進虛擬現實頭戴設備,他們的所有創新都是開源的。勒奇吸收了他們的智慧和技術,并迅速應用于自己的原型機。

2012年4月,19歲的勒奇完成了他自制的第六個虛擬現實原型機。他將其命名為Rift,意即裂縫,希望它能彌合真實世界和虛擬世界之間的距離。

要是在幾年前,帕爾默·勒奇可能無法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因為Oculus的誕生幾乎與這十年來的所有創業趨勢都息息相關。開源這條起跑線使他可以免費獲得突破性技術,從法律角度來說他不用欠別人的錢;他還借力眾包模式,利用了MTBS3D(意即用3D觀看)等論壇。在他的六個原型機的制作過程中,每個都得到了這些在線愛好者的幫助,而勒奇也常常幫助這個群體的其他成員解決技術問題。

在這些論壇成員中,至少有一位不僅僅是普通的愛好者。約翰·卡馬克(John Carmack)在1991年與他人共同創建了id Software公司。在隨后的10年里,他成為了傳奇人物,一位出色的游戲程序設計師,開發了包括《雷神之錘》(Quake)和《毀滅戰士》(Doom)在內的多款游戲。2012年4月,為了修改索尼(Sony)的頭戴顯示器,他在論壇上發文求助。勒奇回憶說:“我們公開討論了為什么修改起來非常困難……一周后,他發私信聯系我,詢問能否購買或者借用我的原型機。”

勒奇寄給他一臺Rift。兩個月后,在洛杉磯舉行的E3游戲展上,卡馬克用Rift演示了《毀滅戰士3》,逢人便贊這款頭戴設備。消息迅速流傳開來。游戲流媒體公司Gaikai的首席產品官布倫丹·艾瑞布(Brendan Iribe)與勒奇見了面,并觀看了演示,結果驚艷不已,當即決定投資。2012年7月,依靠艾瑞布提供的幾十萬美元作為種子資金,Oculus VR由此誕生。

但是,這個時候勒奇仍然缺少資金去完成最新的原型機。于是,他決定求助于一個新興的融資渠道:眾籌。他在Kickstarter網站上發起籌款活動,目標是募資25萬美元。他認為這些錢會全部來自于虛擬現實愛好者。“不管它看起來有多酷,如果我是投資人,在虛擬現實產品曾經遭遇慘敗的情況下,我想要投資這款產品的幾率能有多大?”

之后,該網站便迎來了有史以來最成功、也是最具爭議的眾籌活動之一。勒奇向每個出資300美元以上的人提供了一臺Rift原型機,他們可以用它來為這個平臺制作軟件。他沒有提供股份(通過眾籌活動出售股份在當時是違法行為)。勒奇在籌錢的同時也為Rift的生態系統播下了種子,而且不會導致股份稀釋。

Kickstarter網站上的籌款活動不到兩個小時就超額完成了25萬美元的目標。在籌款活動的第一天,勒奇正在得克薩斯州達拉斯的QuakeCon年度游戲展上演示Rift。“我們沒有任何標牌,只有一張黑色的桌子。”勒奇說,“但是整個周末,排隊的人都需要等上兩個多小時。這時我意識到,‘噢,天啊,這下要火了。原來不只是我們這些瘋狂的科幻迷,普通人也對虛擬現實感興趣。”

在一個月內,勒奇從9,522位贊助者手中籌集到240萬美元,不過在Oculus VR被社交巨頭Facebook收購后,很多贊助者非常生氣。沒有關系。虛擬現實已經成為一個創業現實。與同樣入選“30位30歲以下俊杰”榜單的很多青年才俊不同,勒奇看到了自己在管理方面的不足。他的種子投資者布倫丹·艾瑞布成為了公司首席執行官。他最有效的宣傳者約翰·卡馬克最后成為公司首席技術官(卡馬克的前雇主ZeniMax起訴Oculus,指控卡馬克向Oculus透露了ZeniMax的知識產權,Oculus否認這一指控)。勒奇的頭銜只是“創始人”,但他將繼續扮演一個更加重要的角色——虛擬現實的代言人。

這一切使勒奇和他的機器變成了超級明星。從西南偏南(South by Southwest)音樂節到游戲開發者大會(Game Developers Conference),人們愿意為了一次短暫的虛擬世界之旅而等上好幾個小時。Oculus也引起了風投公司的注意:2013年6月,Oculus完成了1,600萬美元A輪融資,由星火資本(Spark Capital)和經緯創投(Matrix Partners)共同領投,投資前估值為3,000萬美元。六個月后,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Andreessen Horowitz)領投了7,500萬美元B輪融資,估值可能處于3億美元區間。

“對虛擬現實夢想的追尋已經經過了太長時間,科技圈子里的大多數人都已經放棄了。”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合伙人克里斯·迪克森(Chris Dixon)說,“在首次見到勒奇時,我們發現他不僅仍然相信這個夢想,而且知道如何把所有的關鍵技術結合起來,使之成為現實。”

對一位21歲年輕人開發的頭戴原型機估值3億美元,這讓很多人覺得荒唐可笑。但是,不到一年時間,事實就證明這是一次明智的投資。Facebook的扎克伯格以自己喜歡的方式(也就是電子郵件)聯系了勒奇,于是新舊兩代天才少年因為技術和科幻而走到了一起。2014年1月,扎克伯格前往Oculus公司的辦公室試用Rift。

“最開始,我們與扎克伯格談是因為想炫耀我們的東西。”勒奇說,“他是虛擬現實的狂熱粉絲,我覺得他和我們擁有相同的愿景,那就是將虛擬現實帶給世界上的每個人。”扎克伯格告訴勒奇和艾瑞布,他們可能已經無意中進入了下一代的計算領域,一種全新的交流方式,而不只是通往Facebook的新路線。

在兩個月內,兩家公司便敲定了收購協議,總額為20億美元,包括4億美元現金,其余為Facebook股票,另有3億美元的激勵獎金。勒奇看上了Facebook的信譽和資金實力。“假如你想賣出100萬臺,這就意味著你必須要有幾億美元資金才能把它們全都造出來。”勒奇說。

Facebook也使勒奇身家暴漲。據福布斯估計,勒奇擁有Oculus VR大約25%的股份。就在勒奇繼續搗鼓原型機的時候,Facebook股價的飆升已經使這些股份的價值從5億美元增加到近6億美元。

帕爾默•勒奇:虛擬現實的代言人

就算勒奇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成功,那他也沒有表露出來。不帶任何諷刺意味地說,這位從履歷來看完全稱得上大資本家的人,卻與七位朋友(除一人以外其余全是Oculus員工)一起住在托尼阿瑟頓一套他稱之為“公社”的房子里。在那里,他們常常一連幾個小時玩大型多人游戲,比如《任天堂明星大亂斗》(Super Smash Bros)。他平時都穿著工裝短褲、T恤或者夏威夷印花衫,很少穿鞋——難得穿個涼鞋,也很快就會脫掉。對于新到手的財富,他唯一的妥協就是購買了一部新的特斯拉Model S汽車,但同時還在開一輛鋪著紅色絨毛地毯的1986年款GMC房車。“我覺得,就算買了特斯拉,也是可以不太把自己當回事的。”他聳聳肩說道。

“公社”距離Facebook在門洛帕克的總部只有一個街區。在Facebook總部,他和工程師們坐在一起,與他們打成一片。“這里有很多人都知道Oculus,但不知道我是誰。”他說。

和另外兩筆大收購(Instagram和WhatsApp)一樣,扎克伯格賦予勒奇及其團隊很大的自主權。Facebook主要提供行政支持、財力和其他資源,讓勒奇和他的團隊去做他們的工作。“我們仍然在做我們想做的事情,只不過現在力量更大了。”勒奇說。他經常來往于門洛帕克和Oculus在歐文的總部之間。歐文位于洛杉磯以南,有一個小時車程。

但是在過去幾個月里,勒奇的大部分時間都在四處奔波。從表面上看,他是在做調查和招募工程師(“其實管理員工不是我的特長,但我擅于拉攏其他人和我一起工作”),但同時他也是在做宣傳。他可能不會像比爾·蓋茨和扎克伯格那樣從天才變成首席執行官,但這位汽車銷售員的兒子天生就比那兩人更懂得吸引聽眾。今年10月,在費城舉行的福布斯首屆30歲以下俊杰峰會上,勒奇依靠說笑話的本領、幽默的肢體語言(一度還表演起了功夫)和精辟的回答,使1,500名美國最優秀的年輕企業家為之傾倒。在被問及20億美元收購交易沒有使數千名眾籌贊助者受益的事情時,他立刻把話題引向了愚蠢的過度監管。“那家伙真該死,不是嗎?”他總結道——聽眾頓時大笑起來。過了一會兒,穿著夏威夷襯衫的勒奇沒有走樓梯下臺,而是從5英尺高的臺子前面直接跳下來,像是世界上個頭最大的體操運動員。

勒奇的下一次表演將是有史以來最重大的一次。在此之前,雖然該公司已經涉足了一些產品(三星在上個月發布了與Oculus共同開發的移動版虛擬現實頭戴設備,售價199美元,與Galaxy智能手機配套),但對于完全成熟的消費級Rift何時推出的問題,勒奇一反常態地保持了沉默。與該公司關系密切的人士預計相關產品將在今年晚些時候推出,但不少人預計還要等相當長一段時間。扎克伯格提醒說,Rift可能需要十年時間才能達到臨界規模。10月的時候,他曾公開表示,Rift“需要達到非常大的規模,也就是5,000萬到1億臺”,才能成為一大新興計算平臺,而這也是他的愿景。

現在已經有很多研發動作。當然,游戲排在首位。“游戲玩家是早期采用者。”勒奇說,“而且,這是目前唯一一個有能力創造沉浸式3D世界的行業。”預計微軟(Microsoft)將在2015年6月發布一款與Xbox One兼容的虛擬現實設備。2014年3月,索尼宣布正在為PS4游戲主機開發一款虛擬現實頭戴設備,代號為Project Morpheus。

娛樂業將緊隨其后。由丹方·丹尼斯(Danfung Dennis)執導的《零點》(Zero Point)在2014年10月上映,這是首部360度全景電影,專為Oculus Rift度身定制。加州拉古納海灘的NextVR公司剛剛發布了搖滾樂隊Coldplay的虛擬版現場演出,EON Sports公司正在制作由橄欖球傳奇教練邁克·迪特卡(Mike Ditka)出演的虛擬現實體育運動訓練程序。甚至有一家名叫VirtualRealPorn的西班牙初創公司正在為一個提供Rift兼容3D視頻的網站開展訂閱服務,并向用戶承諾,他們將“身臨其境”,獲得“超級沉浸式”體驗。

在娛樂業以外,Rift也取得了很多進展。在福特(Ford)的虛擬現實沉浸實驗室(Virtual Reality Immersion Lab),工程師們正利用Rift來檢查新車的3D設計模型。萬豪酒店(Marriott Hotels)最近在各城市宣傳“虛擬旅行體驗”,通過Rift讓潛在客戶置身于夏威夷海灘或者倫敦市中心。美國政府的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把這款頭戴設備作為網絡可視化工具的一部分,用來阻止網絡攻擊。這個項目可能會使以前的一個科幻想象最終成為現實:完全沉浸于3D互聯網世界的“控制臺牛仔”(console cowboys)。

盡管如此,在成為硬件標準的道路上,Rift將很快遇到許多競爭對手。德國光學系統制造商Carl Zeiss AG的Zeiss VR One虛擬現實設備已經在上個月開始發貨。雖然谷歌(Google)到目前為止對增強現實(把計算機顯示圖像疊加到現實場景中,就像谷歌眼鏡)表現出了更大的興趣,但該公司在2014年夏天公布了一個新項目——一款名為Google Cardboard的開源虛擬現實產品,售價低廉,用戶可以自行組裝。今年10月,谷歌還領投了初創公司Magic Leap的5.42億美元B輪融資,這家佛羅里達州達尼亞海灘的公司正在開發自己的輕量級頭戴設備,與Rift展開競爭。蘋果在上個月發布了一條招聘信息,尋找一位工程師來“打造高性能應用,整合虛擬現實系統的原型開發和用戶測試”。

勒奇對此并不在乎。“我認為目前沒有任何產品可以媲美Rift。”這并非毫無根據的自夸,最新的Rift“原型機”(代號為Crescent Bay)提供了完美的虛擬現實體驗,讓人感覺真正置身于另一個空間。在Epic Games公司制作的一個演示中,一群穿著護甲的士兵正在與一個巨大的機器人戰斗,觀看者可以在戰場上穿行,像《黑客帝國》的主演那樣慢動作躲避子彈,抬頭觀看汽車從他們頭頂上翻滾而過,繞著一位士兵轉圈檢查他的護甲,或者上前去試試他的步槍瞄準鏡。

這種感覺,應該就跟90年前人們第一次看到電視機這種新媒介時一樣。而現在的問題在于,帕爾默·勒奇會成為使電視機普及化并帶領美國無線電公司(RCA)大發其財的公司高管大衛·沙諾夫(David Sarnof),還是做了開創性工作卻幾乎被人遺忘的電視機發明人費羅·范斯沃斯(Philo Farnsworth)。

22歲的勒奇似乎對這兩個選項都挺滿意。“比起人們說‘嘿,就是這個天才小子創建了這家偉大的公司’,我更希望看到上百家虛擬現實公司賣出10億臺頭戴設備。”

 



七乐彩开奖直播